国产、香港、日本、韩国、欧美黄色成人三级a片电影、小说、图片,域名:
广告合作邮箱: redcsxs@outlook.com

【无尽拘束调教】(1-4)作者:mqy9696

字数:10101


            第一章:进入

  20岁的欣妍是一位不折不扣的SM爱好者,但出于安全方面的担心,每次在网上和网友聊了之后,最后的结果却都是临阵退缩,因此,也就只有晚上自己在家玩玩自缚之类的游戏。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欣妍知道,以自己的面容身材去和网友玩这种游戏,遇到那种斩不断联系,死缠懒打的人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要知道她的身材面容可是达到了水准线以上太多,这也导致了欣妍自身的这种状态。

  这天,被老板折腾了一天的欣妍(别想歪呦,就是各种驱使干活)抛掉了一身束缚,正在浴缸里舒舒服服的泡澡。

  「咦?那是什么?」一个形似金字塔的东西莫名出现在了浴缸的一角。
  带着疑问欣妍将那个只有拳头大小的金字塔拿在手中观察。只见金字塔做工相当精美,表面纹路花纹优雅华丽,并不时的有光华闪过。

  从没见过类似东西的欣妍可是好奇不已,不停地摆弄,不经意间,欣妍在塔尖上按了一下,顿时金字塔从她的手中挣脱出来,悬浮在了空中,一面光墙从中延伸开来,并将浴室内不大的空间一扫而过。

  欣妍呆愣愣的看着那不可思议的一幕,已经惊呆了,直到她的脑海中有个机械女音响起

  「请问是否进入SM世界。」

  「谁!」欣妍惊呼出声,然而等了好一会儿却没有人回答,有的只是大约15秒一次的询问声。

  看着空中悬浮的金字塔,欣妍好奇的站了起来,慢慢靠近金字塔,浑不在意她那还沾着水珠能让近乎所有男性兽性大发的身体还是赤裸的情况。

  「是你吗?」对于欣妍的询问,无人应答。但她自己却已经基本确定,正是面前的小金字塔向自己发出的询问。

  「请问是否进入SM世界。」

  「是」顺应于自己对SM的喜好以及那犹如被猫爪挠一般的好奇心,欣妍回答了金字塔的询问。下一刻,欣妍便消失不见。

  「下载SM世界主奴信息失败。」

  「通知归属人失败。」

  「启动备用预案,自行链接当前世界网络系统,下载SM相关内容。」
  「提取用户信息失败,自行判定使用人等级——非亚特兰蒂斯人,默认身份女奴。」

  「提取使用人身体状态,有SM经历,已无主人,判定身份无主弃奴,无操作权限。」

  「收容功能启用,调教功能启用,改造功能启用。」

  「283901号SM女奴调教收容装置已启动,自动链接主服务器——链接失败」

  「无法链接主系统,启用隐遁系统。」

  机械女音在小小的浴室里回荡这,下一刻金字塔已从现实世界里消失不见,而这些欣妍信息却是没有听到。


           第二章:选择

  「这里,是哪里?」展现在欣妍眼前的,是一片白色的世界,墙壁上覆盖着白色的乳胶,将这个仅有10平方的空间装饰成了一个精神病人的住所。

  欣妍的双手被皮铐拘束在身前,1 厘米的连接束带提供了有限的活动空间,而双脚的皮铐却是将那精致的双足牢牢的并在了一起,无法分开哪怕一点点。口中的软球撑满了口腔,剥夺了说话的权利,口水却止不住的顺着脖颈双乳流下。
  「翁~」一张半透明的屏幕在欣妍的眼前展开。同时,之前的机械女音在房间里回荡开来。

  「姓名:欣妍

  年龄:20,药物注射完成,已永久固化

  奴隶类型:弃奴

  主人状态:无,等待生成奴隶等级:S 级剥夺全部操作权限,允许进行全部调教改造项目剩余调教时间:无限「随着声音的回荡,屏幕上也显示出欣妍的信息。

  「不,不能这样,出口在哪?我要离开这里!」欣妍挣扎着在房间内爬行,却无法找到出口,直到一个声音将她唤醒。

  「奴隶无回应,已放弃选择权,由系统自行生成虚拟主人,」欣妍想抗议,但她发出的却是无意义的呜呜声,双手想要触摸屏幕,但那只是一个投影,双手无力的从中穿过,身体不停的与乳胶地面摩擦,敏感的触觉让她浑身发烫瘙痒,整个人无力的瘫软了下来。,等待即将到来的结果。

  「生成中,生成完毕。

  主人性别:女

  调教能力等级:S

  调教权限:S

  主人性格:主多变,辅严厉「

  「跑不掉了,身体好敏感,为什么会这样?好想要,唔~不行了。」欣妍的双手不自觉的向着阴部探去。然而她并不清楚,此时她身体的敏感度已经被药物提升了3 倍。

  「已开放女奴调教项目权限:拘束捆绑,口塞,鼻钩,感官剥夺,气味调教,乳胶,窒息,露出,触手,机械,全包,排泄控制,黄金圣水,身体改造,洗脑等项目,鉴于女奴无权限,后续开放项目将不再通知。」

  「嗯~嗯~~好多项目,都是自己,嗯~以前玩不了的。这不是我想要的么,嗯~~~被支配,被捆绑的生活。嗯~~」随着高潮的到来,欣妍整个人彻底的瘫软了下来,就这样躺在淫水里。

  「哒~哒~哒~~」墙外,传来一连串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欣妍就躺在自己的淫水里,听着,她知道,她的主人来了,想要的生活即将到来。

            第三章:女王

  「哒~ 哒~ 」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刚经历过一次高潮的身体酸软无力。
  声音停下了,我睁开眼睛,便看见一位紫发披肩的美女站在我的身边,她身着一套黑色的女王装,手里拿着一条散鞭,两手抱胸,就那样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

  我突然想起来,还躺在自己的淫水里,想要起身,然而,下一刻,却被一只穿着高跟靴的脚踩回了地上。

  「啊~ 让我来瞧一瞧,给我安排的玩具是个什么样的质量。啧啧,原来还是个人类。不过质量还是挺高的嘛,就以我们的标准来讲,也算的上是上等品了。」
  女主人那好听却带着戏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让我想要挣扎,想要起身离开,但却不知为什么,全身如同被抽掉了骨头一般,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想要说话,发出的却是无意义的呜呜声。「啪」的一声,我只感觉到胸部一阵疼痛,然后变为了酸麻。让我忍不住的呻吟。

  我看到,她弯下腰,将脸靠近我「呦,还有力气想要说话嘛,听着!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同意,不许说一个字,当然,大部分时间,你的语言能力是会被强制剥夺掉的。当我没说好了,呵呵~ 」

  一只手握住了我的下巴,将我的脸抬高,然后,女主人便亲了上来。「味道不错,看样子这次我的运气真的挺好呢。」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无非是这个女主人是个虚拟人之类的,但是,我得让你明白,即使人类算是我们的后裔分支,但就你来讲嘛,呵呵,就算是漂亮了点,但也就是个下贱的母狗罢了。瞅瞅,你把这里弄成了什么样子?这还没人调教你呢。」我只感觉到踩在自己身上的靴子力度变的更大,女主人的声音开始变的严厉刻薄起来。

  我想反驳,毕竟从来没有过如此激烈的语言刺激,想挣扎,但刚有所动作,散鞭就抽打了下来,浑身被疼痛包围,被踩在原地动弹不得。

  「看样子,我得先教教你规矩。认清楚你的身份,你现在是收容所里最下贱的奴隶,我拥有你所有的权限,能对你做任何事情呢。放松,放松,我想你并不想刚接触就被我埋到地下吧?你要知道,如果我那样做了,至少半个月之内我不会想将你放出来。活埋,其实我挺喜欢这项目的,还能附加好多刺激的项目不是吗?」

  听着女主人那突然变温柔的声音,内容却让我不寒而栗,顿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这就对了嘛,顺从一点,对你总是有点好处的,毕竟让我生气了,吃亏的人,反正不是我。你说对么?」

  是的,我的身体还被束缚着,有限的反抗带给我自己的只能是不好的结果。她说的对,顺从一点,至少能少吃点苦头。至少,反抗也不能在这种跑不掉的状态下。

  「从现在开始,你曾经的名字可以抛弃了,我会带你进入新的生活,你向往的生活。最后,以后称呼我:女王。听到了么?」

  我点了点头,看到我的反应,女主人,不,应该叫女王,满意的笑了笑。
  「现在,是时候带你离开接待厅了。不过在这之前,得给你改一改装束,希望你不要不自量力。」

  说着便将我的手脚束缚解开了。我等待着这一刻已经好久了,在她将手脚的束缚全部解开的那一瞬,我用尽全力推开了她,向着旁边不知道何时出现的大门跑去,然而,我并没有能够跑出去,本该被我推到在地的女王,此刻却站在我的身后,拽着我的头发,将我向房内拖去。

  一把将我甩倒在地,用她那力度大的出奇的手制住了我的双手,将屁股坐在我的脖子上,让我的脸陷进了乳胶的地面里,近乎无法呼吸。

  就这样看着我因窒息而扭动踢打的双腿,我的双手就好像被铁钳夹住了一般,虽是肉掌的触感,却让我的双手完全无法动弹。过了好一会儿,就在我以为我会窒息而死的时候,我感到脖子上的压力小了一些,努力的转动脖子,终于让鼻子露出了乳胶地面,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

  「呼~ 呼~~呼~ 呼~ 呼~~」

  终于再次呼吸到了空气,挣扎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我想说些什么,但我知道,那没用。还没等我思考,女王的声音便从脑后传来。

  「安生了?呵~ 为什么要那么不自量力呢?你以为你跑的掉么?就冲你刚刚的行为,今晚,你别想好好睡觉了。本来今天还想温柔点对待你呢,不识好歹的东西!你成功的让我生气了,你接下来的行为最好别再有触怒我的,不然,你以为我说活埋你,只是在开玩笑么?」

  女王将我的大小腿重叠到一起,让我的脚背紧贴着屁股,然后用皮革牢牢的裹住,这样我就只能用膝盖着地,我感到自己脖子上的压力一轻,原来女王已经起身,她继续将我的手臂折叠过来,同样用皮革裹住系牢,然后用皮革带,将我的左臂腕右腿弯以及右臂弯左腿弯连接起来,这样我就只能趴在地上,用手肘和膝盖爬行。一对金属乳夹紧紧的咬住了我的两个乳头,乳夹之间连接的金属链带着两个夹子向下垂坠着,给我的乳头带来了疼痛和刺激,慢慢的,疼痛消失了,剩下的只有异物感和丝丝的快感。紧接着,脖子上被戴上了一个有10公分宽的皮革项圈,让我的头抬到极限,配合着一直未曾拿掉的口球,挤压着我的呼吸量,使我的脖子不能有丝毫的转动。项圈上连着一条狗链,另一端掌控在女王的手里。「逃不出去了,我尝试过了,我完全反抗不过。既然这样,那就享受我自己曾经向往却没法实现的SM吧。」我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着。

  女王用靴子踢了踢我的屁股「走了,贱货,给我往外面爬!快点~ 」说着,散鞭如同雨点一般抽在了我的屁股上。

  女王抽打的力度是如此的大,疼痛由着屁股传遍了全身,我只好努力的向着门外爬去,尽力的加快速度,躲避着鞭打。然而门外的地面却是如此坚硬,使得毫无防护的手肘和膝盖疼痛难当,女王却毫不留情的用鞭子驱赶着使我前行,沿着那昏暗的过道,向着我未来的房间爬去。

           第四章:无眠之夜

  用毫无保护的手肘与膝盖爬行是那么的疼痛难受,被身后的鞭子驱赶着前行,呼吸受限,口不能言,口水不受控制的从嘴唇流下,顺着下巴滴落到地面,随着前进留下了一条水线,双峰上的乳夹在铁链的带动下,随着前进而不停摇晃,给了我一种有人在狠狠拽动乳头的错觉。视线从平常的高度突然降低到地面,使我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俯视着我,看着我那如同母狗一般狼狈爬行的模样,让我身为人类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然而这一切,却使我产生了一种奇特的快感,让我羞耻却喜爱。

  「也许,这就是我想要的吧,毕竟自己曾经那么向往SM,但是,真的要一辈子都这样么?作为一个最下等的奴隶生活,被人随意玩弄,失去所有的自由与权利。」想到这,我的身体猛的一顿,但下一刻,包围全身的束缚感与疼痛却提醒了我。

  「现在已经没办法了,我不清楚自己在哪里,反抗也没有效果,这样的自己是那么的没用,身体却还因为鞭打与束缚产生了快感,真是好羞耻。」

  「停下,给我爬进去。」正当我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时候,女王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这时才发现身前是一扇半开的铁门,身后的散鞭也不在落下。爬进门内,我忍不住的左右打量房间,屋内空荡荡的,只有一侧有一张桌子,由于视线的限制,我无法看到上面有些什么。除此以外20平米大的屋内再无它物。

  女王蹲下身开始解开我身上全部的束缚,虽然捆绑的时间不长,但一路爬行下来,四肢已经酸软无力,皮革束具解开,肢体展开的时候,一阵无法言语的酸麻从四肢传来,就好像,无数的蚂蚁在皮肤下噬咬着骨髓,让我无法移动分毫。
  「真脏,看来得好好洗洗,玩具还是干净些好。」女王从一侧的墙壁上如同变魔术一般的抽出一条管子,将喷嘴对准了我,下一刻,高压的水流无情的击打在我那娇嫩的皮肤上,我想要躲避但是酸麻的肢体却让我完全无法逃脱。

  「啊~求求你,停下,嗯~不要喷了,好难受,不要……」求饶没有丝毫的作用,反而惹来了水流冲击脸部,使求饶的话再也说不口,水流的冲击持续了整整5 分钟,对我而言,却如同5 个小时一般难熬。皮肤被刺激的如同水蜜桃一般红彤彤的,极度敏感的皮肤在空气中轻微的战栗。不用看我也知道,此时的自己一定是狼狈却极度诱人的。

  女王将水管放回,踩着优雅的步伐向我走了过来,其实我也很奇怪,此时的我还有心情想这些东西,但我得承认,女王那分毫不输于我的面孔,以及紫色长发和此刻冷酷的表情,配合着女王装,是那么的吸引人,令人想要膜拜跪伏在她脚下。

  女王跨做在我的腰上,用鞭柄顶着我的下巴,看着我。

  「我……」我想说些什么,然而刚张开口

  「啪!」我的声音就被一记耳光打了回去,我只感到左边的脸颊一阵发热疼痛。

  「忘记我之前给你说过的话了么?看样子,我的小玩具记性很差啊,有必要帮你加深印象了!」

  「第一点,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说话!」

  「啪!」我的右脸颊也挨了一记耳光。

  「第二点,每次说话要带上称呼,喊我女王大人!」

  「啪!」

  「第三点,每次说话要带上对自己的称呼,我想想~嗯,这两天就叫贱奴好了。」

  「啪!」

  「你最好记清楚对自己的称呼,如果错了的话,就会像这样。」

  「啪!」

  「最后,别惹我不高兴,这是对你之前表现的奖励。」

  「啪!啪!啪!啪!啪!」几记耳光下来,我只感觉到脑袋嗡嗡做响,脸颊疼痛发热,自尊心被打的七零八落,但却同样将女王大人刚才的话印到了心里。
  头发披散在脸旁,眼睛里忍不住的流出了眼泪,却不敢发出声音,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过自己,但是,这种做错了事被惩罚的感觉,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排斥呢?

  脸上温热柔软的触感打断了我的思绪,那触感在我的脸上游走,原来是女王正在抚摸我的脸,她用手指擦去了我的眼泪,放到自己的嘴里品尝。我却惧怕于那双柔荑,不敢有任何动作,连声音也不敢发出。

  「咸的,你在感到委屈?念在你是新来的,才仅仅是这点惩罚,不然的话,你的下场会更惨。」女王所谓的下场是什么,我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那连续的一通耳光,将我的底气全部打散,将我的自尊打的分毫不剩,也将女王的威严种在了我心里。

  「行了,别那么可怜兮兮的了,你要知道,你这幅样子,让我更有欺负玩弄你的欲望了。」

  「啊~对了,你不必担心,之前你进入接待大厅的时候,系统可是自行给你注射过sm特级用药了,这也就是你的等级高,一般人可轮不到呢。」

  药物!什么药物?!我想要张口询问,却突然想起了刚才的经历,顿时将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还不错嘛,看来刚才的教学很有效。那就让我好心的给你解释一下吧。」
  女王突然将身体压了上来,嘴唇凑到我的耳边,那温热的气息袭击着我的耳朵,让我的脸更红了。

  「药物等级为S 的SM专用药,虽然身体敏感度的提升只有三倍,但却能将疼痛转化为刺激,当然~不是全部转化,痛感依旧会存在。主要功能则是适用性提升,能让你接受所有的药物注射改造,而不冲突。最好的地方则是,它会将你的身体状态固化,也就是说,你不会死,也不会老。同时还能提升你的身体柔韧性,让你做到许多原本做不到的动作。最后,你的皮肤在保持柔软的同时还能够更加强韧,这意味着,我能够对你进行高强度肉体惩罚,而你却不会受伤。是不是很完美呢?」

  听着耳边那温柔的声音,身体却在不停的颤抖,之前身体的反应都有了解释,结果却让我感到绝望。但在内心深处,却有着小小的喜悦。

  「好了,解说到此结束,下面,你该面对你之前逃跑行为所赢得的幸福夜晚了~」说着,女王站起身,一张虚拟屏幕出现在她面前,她抬手操作着什么,然而我却看不到。

  「首先,先要给你清理清理肠胃。」说着,身边地面上一阵光影交错,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乳胶阳具,在阳具的四周却有着5 个皮铐。

  「坐上去。」

  女王之前的余威犹在,我不敢反抗,只好顺从的走过去,蹲下身尝试着将那件乳胶阳具放进我的阴部。

  「不是前面,是后面!哼~ 那么急着想要?真是下贱!等会儿有你快活的,现在,要给你浣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尝试着将乳胶阳具放进自己的后面,然而,毕竟是未经开发的处女地,害怕疼痛不敢全部没入。压力突然从肩膀上传来,原来女王将她的双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真是麻烦,还得我亲自动手。」

  「呃啊~~呼呼~ 呼~~」一阵酸麻疼痛突然从肛门处传来,让我全身都在颤抖,
疼痛很快过去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种舒畅的感觉,令我忍不住的喜爱。肛门处传来的异物感,让我感觉自己好像时刻在排便,搭在双肩上的手,却一直压制着我,让我坐在这令人羞耻的乳胶阳具上。

  我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阳具就如同射精一般,不停地在我体内喷射液体,直到我的肚子产生了胀痛才停止。

  我的腰被地上的皮铐固定在原地,女王将我的双手拉至身后的极限,然后用后面的铐具将我的手锁住,之后来到我的前面,将我的双腿拉直,同样用铐具锁住。这样的状态下全身完全无法使力,即使女王已经不再压制我的肩膀,我也无法移动分毫,更无法将那可恶的阳具排出体外。

  「唔~ 嗯~~~ 呼呼~~嗯~~」

  腹痛不断地折磨着我,然而每一次腹痛被压制回去之后,带来的却是一种无法言喻的舒畅酸麻。

  「啊啊啊啊~~」几分钟后,我感到阳具不再压制我的排泄,就好像开了个无底洞一般,让我彻底的排了个痛快,浑身都放松了下来,由衷的感到喜悦,快感冲刷着身体,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浣肠也能如此快乐。但下一刻,阳具又开始了无情的喷射,我明白,下一次的忍耐开始了。

  我看到女王此时正在自顾自的操作虚拟屏幕,但快感和腹痛让我没有精力去想多余的事情,我只能拼劲全力的用意志去和那感觉对抗,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时间缓缓流逝,短短的30分钟,对我来说,却如同30天,汗水打湿了身体,头发凌乱的贴到了脸上,终于,随着第6 次浣肠的结束,阳具终于不再喷射。
  「呼~ 呼~ 呼呼呼~ 呼~ 」我用力的喘息着,平复着身体的快感,而这时我
才发现女王早已完成了自己的事情,坐在不知何时出现的沙发上,单手撑着下巴,就那样看着我,我完全不知道她看了多久,一种异样的羞耻和快感突然冲刷着我的神经。

  女王走了过来,将我身上的铐具解开「看样子,你自己是起不来了,那么,我就帮你一把。」

  腋下突然传来力道,将我猛地提了起来,然后力道撤去。

  「呃啊啊啊~ 」阳具离开括约肌带来的摩擦,使我痛苦而舒畅,双腿发软,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我就那样的跪了下去。光线被遮住了,眼前出现了一双高跟靴,抬头,原来是女王走到了我的面前。

  「那么,你应该说些什么呢?」

  说些什么?我该说些什么?她是什么意思?帮助?是了,她是想听我感谢她「谢谢女王大人。」

  那高高在上的面孔突然低了下来,和我平视着

  「啪!」我的脸上又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我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看样子记性还是很差,你好像少说了点什么?好好想,10秒想不起来,那我的手可就又要受累了呢。」

  少说?原来她是想听我自己作践自己……可是,这怎么说的出口?

  「啪!」脸上又挨了一记,替我下了决心。

  「贱……贱奴,谢谢女王大人的帮助。」话出口的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本就被打散的自尊,又被自己彻底的践踏了……就这样吧,彻底放纵开,听从女王的掌控,什么都不用多想,什么都不用顾虑。

  「看样子是明白了,时间不多,我们该对你进行打扮了,站起来,坐到床上去!」我这时才发现屋内不知何时多了一张床。

  女王先从桌上拿来了一个白色的乳胶束腰,将我18寸的腰部强制收到了17寸不到,呼吸也因此变得更浅。一双长及大腿根的白色乳胶芭蕾舞鞋在我害怕而又期待的眼神中包裹了我的双腿,将我的脚固定成了一条直线,丝毫弯曲不得,双手则戴上了一双白色的乳胶手套,这些衣服紧紧的裹住我的肢体,带来了持续不断地压迫感,让我感到舒适和新奇。我的小嘴被一条白色的阳具所占据,那细致的表面,让我有种含着真鸡巴的错觉,不停地刺激着我的口腔,系带在脑后收紧上锁,将阳具牢牢的固定在我的口中。女王将我扶起,舞鞋沾地的瞬间,全身的重量压到了脚尖,令我的脚尖被疼痛包围,我只能依靠着女王的帮助,才勉强走到屋子中央。女王用屋顶坠下的皮铐将我的双手固定,随后我感到皮铐在升高,将我的全身绷直,鞋尖还依旧点着地面,手上却并未分担多少重量。

  一根管子连接到我的口塞上,另一端向上延伸到墙壁里,我无法看到那边有着什么。双脚被地面上的皮铐固定住,将我的双腿分开一个不大的角度,却令我难以移动,将我紧紧的固定在原地,一个足有15厘米长拟真的阳具肛塞插进了我的后庭,那粗大的的直径让我有种被撕裂的错觉,肛塞的底端有着两条管子,一粗一细,细的那条另一端连着的,竟是一个尿道栓。

 「呜~~嗯~~~ 」

  在我惊恐的眼神中,女王将它推进了我的尿道,一种异样撕裂的感觉充满了我的脑海,使我忍不住的悲鸣。

  女王将一个大小适中的阳具按进了我一直泥泞湿润的阴户,长度却粗暴的顶开了我的子宫颈,深入了我的子宫。一个贞操带被穿到了身上,将几件猥亵物牢牢地固定在了我的体内,肛塞上的那根略粗的管子从贞操带上预留的空洞穿出,阴蒂也被从保护里剥离出来,穿过贞操带上的孔洞暴露在空气中。

  「呜~~呜呜~ 呜~ 呜呜~~」

  在我那不停摇头,挣扎扭动的行动中,女王将一个夹子牢牢地夹在了我那暴露在空气中的阴蒂,一阵触电般的感觉传遍全身,令我想要昏厥,浑身的力气一下都被抽空了,然而下一刻,两个乳头上同样传来了痛感,却由于阴蒂上过度的刺激而不再明显,让我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夹子上的铁链在肚脐上方汇合,引出的另一端绕过屋顶垂下的钩子,坠着一个有着5 升容量左右的空瓶,一只带着手套的手,拿过穿出贞操带的管子,将它在空瓶的上口旋紧,而空瓶下端的管子则被引回贞操带,连接在阴户对应位置的接口上。

  一个眼罩遮住了我的视线,失去视线,只感到身体的触觉被放大,衣物的压迫,下身的刺激,脚尖的疼痛,口中的阳具,这一切的感觉都在无限的放大,给予我强烈的刺激,脖子上突然传来一阵压力,头被强制抬高,感觉一个厚实的项圈套在了我的脖子上,本就不多的呼吸,被压制的更浅了。身上裸露在空气的部分,被沾着液体的软毛刷过,一丁点都没有被放过,那暴露在空气中的双峰,更是被绕着圈刷了好多遍,强烈的快感,让我的呼吸更加急促。然而我却感到被软毛刷过的地方,就好像被无数的小蚂蚁轻轻的噬咬,麻痒到了心坎里,想要挠,双手却只能无力地在头顶开合,皮铐无情的镇压着我的反抗,而那麻痒的感觉,却在向着全身扩散。

  「嗯~~~ 嗯~ 嗯嗯~~嗯嗯~~~~」

  我无力的呼吸着,徒劳的扭动身体,想要缓解那麻痒,却丝毫没有作用,这时鼻子里却塞进了两个鼻塞,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我全身一颤,迎来了一次高潮,但阴道里的阳具却无情的阻碍着淫水的流出,只有少部分顺着我的腿流下,流进了芭蕾舞靴内。

  空气再次充盈了我的鼻腔,呼吸到空气的感觉,真好~~

  耳边传来了女王的声音「啧啧,小玩具又泄了呢,看样子今晚你会很难熬啊。让我给你粗略的解说一下吧。连接你嘴里口塞的管子等会儿会充满牛奶,当然,这可是我加过料的,没什么,也就是一些利尿剂和春药罢了。想要喝到,不努力可不行,你得好好服侍你嘴里的玩意,它满意了,才会给你喝。当然,为了激励你,你口中管子的压力一旦维持了一段时间,那么,你鼻塞的氧气供应就会被切断掉,窒息的感觉其实也不错嘛~ 想要重新呼吸,除非将管子里的牛奶全部喝光,无压力状态下,鼻塞的氧气供应才会恢复,至于压力时间嘛,我也不知道~ 设定的随机嘛,这样才有趣不是?那么我们来说说你的下半身,尿道栓你也看到了,一旦你想排尿,那就要先给自己浣肠,但那只是个单向导管,还是零压力的,也就是说,排不排尿全看你自己,你可以这样认为——是自己在主动给自己浣肠呦~ 然后是肛塞,肛塞上另一个管子上的压力我设定的挺高的,你今晚都得一直享受无法排泄的快感了,压力高于那个值则会排出一定的液体,维持肠内液体量的稳定,而你排出的液体会流到这个瓶子里,瞧,它会拽着三个夹子,而会何时被拽动,这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忍耐力,瓶子下面的那根管子给你小妹妹里那个小玩具提供液体,我想,你也懂得吧?模拟射精,还是直接射到子宫壁上,我可是很疼你的哟~~呵呵呵呵。不过嘛,我希望自己明天来到的时候不会看到一个怀孕10月的孕妇,至于为什么?自己体会去吧。对了,刚才那次将会是你今晚唯一一次高潮,给你的涂抹的刺激软膏会让你徘徊在高潮边缘,却无法登顶,这会儿药效应该已经起效了。就这样吧,希望你今晚玩的愉快。」

  我感到耳朵内被滴入了几滴液体,然后很快凝固了,声音被隔绝开来,进入到了一个完全寂静的世界里,我只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视觉听觉的消失使得触觉感官被无限制的放大了。软膏带来的麻痒感已经蔓延到了全身,加倍的提升了衣物的压迫感,我不停的扭动身体,徒劳的想要减缓这种麻痒,双手无力地开合,抓到的却只是空气,阴道里的阳具开始转动,子宫颈被摩擦带来了更大的疼痛和刺激,脚尖已经疼痛难当,我却毫无缓解的办法,束腰的压迫,项圈的压迫,鼻塞的限制,使我陷入了一种轻微窒息的状态里,阴蒂和乳头上的夹子给我带来了强烈的痛觉,却同时参杂着巨大的快感。

  喉咙里突然感觉到了丝丝液体流入,想起刚才女王所说的话,我才发觉,这个夜晚才刚刚开始。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